不必把飞盘当作足球假想敌

  原标题:不必把Fēi盘当作足球假Xiǎng敌

  除Liǎo“侵占”足球场地,足球爱好者的反感还来Yuán于,飞盘爱好者也就是Tā们Kǒu中的“非运动”人员“占着茅Kēng不拉屎”。个别人拿飞盘当噱Tóu发擦Biān照,相亲机构组织“高端飞盘相亲局”对男性验资、女性面试,Wū名化飞Pán,但不Néng以此揣测其他飞盘爱好者动机,运动项目本身Yě没有原罪。“非运动”还指飞盘作为“Qīng运动”和非奥项目,竞技性不Zú,与对抗Xìng强、运动量大的Zú球相比,Pō有些“微不足道”的意思。先不说将竞技体育Hé群众体育Bǐ较是否合适,运动强度大Xiǎo只关乎个人选择,无关Xiàng目高级与否。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”De追求和目标不是只有唯一的定义。(维辰)

  然而,公共足球场并不意味着只Néng用来踢足Qiú。在一些业内人士看Lái,公共健身场地为大众服务,而不是单单为某个群体服务,足Qiú场适用性强,所以场地大多按足球场的规格来设计。国家体育总局《关于加强社会足Qiú场地对外开放和运营管理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社会足球Chǎng地优先保证用于开展足球活动,严禁任何单位或个人Shàn自改变政府投资和享受政府补助的Shè会足球场地的功能,同时强调要提高运营效益,鼓励Duō元利用。何时“优先”保证足球活动、何时“多元利用”,考验运营管理方的智慧。

  当年,广场舞和篮Qiú的“地盘之Zhēng”,核心也是争夺健身场地。破解场地矛盾,扩Dà服务供给、做足Chǎng地增量当然很重要,当下最能快速见效的是Pán活场地存量、提高场馆运营效率。在商业足球Chǎng地,谁先预订谁使用没有太多争议;而在公共Zú球场,Zú球爱好者Tiān然认为只NéngYòngLái踢足球,“Yào不然Gàn嘛Jiào足球场呢”?

  飞盘作为舶来品,进入Wǒ国30多年来一直都Shì小众运动。飞盘Yùn动易上手、门槛低、Shè交性强,叠加在各种综艺节Mù中频繁出镜、种草笔记纷纷Tuī荐等因素,近年来从小众运动变成网红运动。据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数据显示,2021年全国Shēn与飞盘运动的玩家大约有50万Rén。小红Shū发布的《2022十大生活趋势》显示,过去一年,Fēi盘相关Nèi容的Fā布量同比增长了6倍。新兴运动没有自己的专属场地,而飞盘对场地的要求与足Qiú高度重合,不可避Miǎn会Dǎo致场地Máo盾。

  在足Qiú场举Bàn首届中Guó飞盘联赛,《体育总Jú社体中心Guān于举办中国飞盘联赛有关事宜的通知》近日再次引发飞盘与足球争夺运Dòng场Dì的热议。有观点认为,以飞盘名义突然涌入的“非运动”人员,侵占了紧张的足球场地空间,原本关于飞盘占领足球Chǎng的争论就已经很尖锐,如今,Shè体中心Míng文将足球场“Fēi盘化”,无疑会将场地资源Máo盾上升到更高层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