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日本足协前主席川渊三郎:中国球员缺乏进取心

  可能JuéDěi说得过于悲观,在Cài访结束后,川渊三郎告诉记者:“中国足球Yī定会好起来的,总有一天会的。”

  2005年,Rì本足协Zhǔ席川渊三郎Tuī出了Yī份雄心勃勃的“日本足协宣言”,目Biāo是让日本队在2050年夺取世Jiè杯冠军。17年过去了,川渊三郎告Sù新华社记者,这Gè目标是可以实现的。

  于是川渊三郎带人首先与各实业球队的管理层接触,试探Tā们愿不愿意参Jiā职业联赛,对于那些有兴趣参加De球Duì,他们进一步与之讨论商议。职业化最大的问Tí是以哪个城Shì为主场,作为主场的城市一定要Yǒu主体育场,但当时全国没有Yī处专用足球场,川渊三郎就提出把全国主要城市都有的田径场改建Wèi至少容纳15000人的场地,加上夜Jiàn比赛照明设备就可以达标。凡是能够满足固定Chéng市并拥YǒuZhǔ体育场两个条件的Qiú队便可以接纳为职业球队。

  川渊三郎1958年在早Dào田大学读书Shí入Xuǎn日本国家队,1964年代表日本出战东京奥运会,1984年他作为Guó家队主教练率队参加了洛Shān矶奥运会,1988年他Jìn入Rì本足协管理Céng并开Shǐ酝酿足球改革。

  他最近还出版了一本书,名叫《将梦想变成力Liàng》。记者问他现在是否还有什Yāo梦想,他说:“我还有很多的梦想。高ěr夫Wǒ想打出70杆的成绩,已经好几年没有打Chū这个成绩Liǎo。为此,我现在每周去Yī次健身房,TóngShí还要保持膝盖的健康。”

  他甚至提Yì成立日Běn麻将联赛,期望将麻将职业化。Tā身体力行,Wèi居Zhù的社区赠送了两套麻将Zhuō,自己每周都Qù玩一次。

  川渊三郎说:“职业联赛的成功需要三位一体——市民、企业、政府的共同支持,因为当Shí正处于泡沫经济的巅峰时期,Zhèng府财政绰绰Yǒu余,企业也处于顶峰时期,利润可观,钱Yě不知该怎么用。当时有人提出应该振兴地方的经济,而J联赛也提出通过联赛提振地方的经济,因此也可以说泡沫经济间接地促Chéng了J联赛的Zǔ建以及后来的成功。”

  “在日本提起麻将,就跟赌钱连在一起,所以提起麻将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印象。但是麻将Lián赛Guī定一律不容许赌钱,一旦Fā现有赌钱De,立即Chú名。所Yǐ联赛排除了一切赌博成分,Chéng为健Kāng的赛事。”

  “当Shí足球在Rì本不是一项受欢迎的运动,我们在组建职业队的时候,既无赛场,也没有观Zhòng,Gāi具备的Dōng西都不具备。在这种情况下ZǔJiànZhí业队近乎空想。特别是ZúXié的官员们,他们都认为几HūMò有成功的可能,顶层的Rén都Biǎo示反对。”

  2050年,日本队可以赢得世界杯冠军

  “我HěnGāo兴担任奥运村村长。为什么呢?因为1964年,我作为足QiúYùn动员参加了东京奥运会。东京又一次举办Yù运会,Shēn加过Yù运会的我有机会做奥运村村长,这可以说是史无Qián例吧?在我余生不多之年,还被委以如此重任,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
  “我认为日本队有机会和Liǎng个冠军热门球DuìFèn在一个小组与其说是Yùn气不Hǎo,不如说Shì非Cháng的幸运。以日本队的水平来看,很难Děi有与世界一流球队比赛的机会,所以我Duì日Běn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Fēi常期待。”

  Tā说:“这次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Sài,我KànLiǎo两场中Guó队与日本队De比赛,Zhōng国队两场都输了,看上去非Cháng弱,这让我Fēi常吃惊。我觉得这是因为中国球员没有代表中国打进世界杯的强烈意愿,起码我感觉不到。”

  

  1991年,川渊三郎担任日本Zhí业足Qiú联赛主席,Dàn职业Huà改革困难重重。

  他还Shuō,让孩子们玩麻将可以让Tā们避免整天玩Shǒu机。另外,麻将是4个RénDe游戏,可以增强互相之间的交流,还能增强判断、推理和想象力。

  Bù过,川渊三Làng最喜欢的Huán是高尔夫。他现在打的比赛叫做“年龄差点”,就是在分数上与年龄挂钩的打Fǎ,他76岁的时候开始打,当时分数是75杆,现在每周至少Dǎ一次。

  对于这段波折,他说:“Dàng时的Què有人举荐我当主席,但Wǒ认为桥本女士担任主席比我好得多。现在人们都在强调多样性,那么作为女性推动奥运活动非常适Yí。桥本女士既有执行力也有Néng力,她在各种场合的致辞发言都很精彩,说实话我是不Tài适合在那种场合致辞发言的。所以,我打心底认为让桥本圣子做主席是选对了人,我反倒认为没有当Nèi个主席Shì非常幸运的。”

  2021年2月,时Rèn东京奥组委主Xí的森喜朗因发Biǎo歧视女性的言论被迫辞Zhí,当时ChuānYuānSān郎继任的呼声很高,但他随后宣布WúYì担任此职,桥本圣子成为新的奥组委主席。

  对于目前日本队与世界强队的差距,Chuān渊Sān郎有着Qīng醒的认识,他说,差距体现Zài“Suǒ有方面”,最重要DeShì训Liàn。

  Zhōng国球员缺乏进取心

  Xīn华社东京7月14日电 专访Rì本足协前主席川渊三郎:中国球Yuán缺乏进取Xīn

  “通GuòQuán国性比赛,能够培养选手们一定要赢得比赛的坚强意志,一场一场赢得比赛,然后代表中国去和世界强队较量。首先赢得Xǐng区市De冠军,这个级别可以是联赛,Zuì后以淘Tài赛形式决出冠军,这样一定能够使足球火遍全Guó。通过这样的方式选拔出国家队Duì员,可以培养球员具有代表国家的Xìn念和意Zhì。”

  “不愿意让孩子踢球的父母,中国远比日本Duō,日本的父母Bù会认为孩子Tī球将来就没有好Chū路。给孩子一个梦想,既要学Xí又参加体育锻炼,培养一个人格健全的人。我认为中国有必要从这一点入Shǒu,告诉家长体育对孩子的成长有多么Zhòng要,体育能够刺激大Nǎo的发育。体育Duì于一个长Shòu社会、对人们Shàng了年纪后保持Jiàn康的身体是至关重要的,要从这一点上Ràng中国的父Mǔ有新的认识,要摒弃只有学习Cái是正道De思想。”

  “我们Tōng过Xiàng学Xiào以及家长们解释说明,已经在东京部分学校的课外活动中引进了麻Jiāng游戏活动,所以Wǒ期待能够Tōng过麻将联SàiTuī广麻将。”

  但川渊三郎Nài心游说,表示J联赛不仅仅只是为了足球,而是以足球俱乐部为起点,将Lái建成一个市民可以随时Shǐ用的体育设施,他恳请政府能够提供这样的Jī会。

  85岁的川渊三郎,仍然有一个梦想

  “冈田教练回来以后跟我说,在Zhōng国执教太难了。中国Qiú队里以各省区市出身抱团的倾向很严重。以省区市为中心的话,大家可以Bào团,但是以中Guó为Zhōng心的话,就感觉不Dào球员的团结和凝Jù力。中国Dì域广Dà,Lì史又那么悠久,但Shuō到Dài表中国似乎没有抓手,所以如果没Yǒu改变球员们这Zhòng意识的方法的话,Zhōng国足Qiú很难强起来。”

  30年似乎非常漫长,回首只是一瞬间。1993年,J联赛开ShǐDì一个SàiJì的比赛,仅Bǐ中国的Zhí业联赛早一年,但凭借扎实的推进,最终为日本足球插上了腾飞DeChì膀。

  川渊三郎说,他的人生格言是出自《礼记》的一句话:“毙而后已”,Yì思是努力工作或为某一目的奋斗终生,至死才罢休。采访结束后,他用毛笔写下这句话送Jǐ记者。

  新Huà社记者王子江 杨汀 杨光

  “我Zhǎo到市长,他表示不能为单一的一个足球Sài事提供赛场,而Qiě职业球队就是Yī家企业,Wèi一家企业Yī个竞技团体提供场地会招致市民的反对。我当时拜访的几乎SuǒYǒu的县市都是一样的反应。”

  2015年,川渊三郎被任命为日Běn篮协主席,Kāi始主导日本的篮球职业化改革。同年,他倡导成立13个球类运动联Sài组成“日本顶级联赛Lián盟”,希望所有的职业联赛走Shàng足球的成功之路。

  那时候日本足球在亚洲属于二流。1987年,中国队正是击Bài日本Duì,获得了参加Hàn城奥运会的资Gé。川渊三郎对90年代以前日本足球落后的情况记Yì犹新。

  “30多年前我去考察ōu洲De联Sài,在一个非正式比赛里争抢球的激烈程Duó让我非常吃惊,他们Huì拼抢到受伤的程度,我甚至想Yǒu那个必要吗?但是你要取得进步,Chú了训练没有其他可选。日本的职业俱乐部里有韩GuóJiào练在执教,他们的做法就非常严格,上Wǔ训练,下Wǔ也Xùn练,Zhè样的队伍在J联赛中就很强。而日本Jiào练执教的球队,就只训练半天,Zài我Kàn来太温和了,要增加Xùn练量。你Mén知道奥西姆吧(日Běn国家队前主教练),他最近去世了,他说球队没有必要Xǔ息。日本球队练习的内容和欧洲相比差距非常大,所以必须从训练开始改变。”

  Jìn30年改革Zhōng于结出累累硕果,日本队也将连续第Qī次参加Shì界杯。卡塔尔世界杯上,日本队与西BānYá队、德国队和哥斯达黎加队分在E组,这个组被称为“死亡之组”,不过川渊三郎认为,这是日本队的“幸运”。

  专访是在日本足协Dà楼的会客厅进行的,在长达90Fèn钟的访谈中,这位85岁的J联Sài创始人的Huà听上去有些刺耳,但发人深省。他说:“Zài东Yà足球比较强的韩Guó、日本、中国三国Dàng中,中国球Yuán的薪酬是最高的。中国Guó家Duì的水平为什么上不去?Yǒu各种各样的问题,其中(Yóu于薪酬过高)满足于Xiàn状是主要原因,球员们没有走向世界与比自己更强的球队争高低的动力,这就阻碍了中国足球的进步与发展。J联赛(日本足球职业联赛)球员的目标是在GèGè俱乐部努力踢球Zhēng取Jìn入国家队,然后进入世界杯,这是他们最大的梦想和目标。为了实现Mèng想,他们中有的人会获得欧洲球队的认可,暂时到欧洲去踢球,但是他们的终极目标是Rù选国家队,代表日本踢进世界杯。但是我看Bù到中国Qiú员有这样的目标。”

  大约30年前,中Rì足球先后开始了职业化改革;30年后,两国的足球水Píng差距越来越Dà。当年日本足球改革的发Qǐ者、日Běn足协前主席川渊三郎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,详细介绍了日本足球成功的经验,更Pōu析了中国足Qiú存在的问题。

  “中国队曾经是有实力与世界强队争高低的,中国球员们以前还都主动去争、Qù抢、敢拼。这一次我看了以后只有失Wàng,中Guó队怎么变成了这样?从Gè人实力看,全队找不到很强的球员;作为团队,也感觉不到那种拼抢和想赢球的意志。”

  Tā继续说:“30年前,中国开始要办职业Lián赛的时候,J联赛也才刚刚组建,我受邀为中国联赛提出各种建议。我当时对来采访我的媒体ZhíYán,如Guǒ在亚洲举BànShì界Bēi,首选的举办地一定是中Guó。我当时就是Zhè么说的,因为我就是那么想的。世界Bēi亚洲预选赛获胜的一定是中国,因为当Nián中国队有很多非常Yōu秀的球Yuán,而且中国人口Zhòng多,但是现在的中国队退步了。”

  “那时(Rì本队)别说韩国队,中国队也胜不了,中国队水平远在日本队Zhī上。”他说,“日本连一个像样的联赛都没有,怎么可能赢得Liǎo韩国呢?所以从那时起,我们意ShíDào要组建职业联赛。”

  当时的日本联Sài,都以企业冠名的业余球队参赛。川渊三郎说:“环视ōu洲或者美国,Tā们De职业队都是受到球队Suǒ在Dì的支持和声Yuán才得Yǐ生存的,企业拥有的业余球队在日本Shì不可Néng获得成功的。所以要组建植根于地方的、受到各地群众支持的球队,这YàngJīng营才能够维系,俱乐部才能成功。从根本上改变Sī路来实现日Běn球Duì的改革,从ér达到Fā展、提高足球水平的目的,这种思路的转变才有了后来J联赛的成功。”

  “Dào2050年还有不到30年,目标完全可能实现。”他说,“目前Yī共有60多Míng日本选手在欧Zhōu联赛效力,如果其中能有20Rén在五大Lián赛发展到一线DuìWǔ当中,日本队就可Yǐ和欧洲强队较量了。所以我认为到2050年足以实现这个目标。”

  川渊三Làng早Zài2008年就已经卸任日Běn足协主Xí,但足协仍然为他保留着一间办公室,他Měi周都去办公室一到两次。

  他说,以前西班牙队也存在类似的问Tí,尽管他们有皇家马Dé里Hé巴Sè罗那这样强大的俱乐部,但上升到国家层面,就Wú法发挥他们的Níng聚力。西班牙的一支俱乐部都有实力赢得世界冠军,但是GuóJiā队就不行了,这一点跟中国队有相似之Chù。“所以他们下大力气强化国Jiā队,终于在2010年世界杯Shàng夺得冠军。”

  川渊三郎说,除了意志力不强,中国球员内部不团结也是一GèHěn大的问题,曾执教杭州绿城队(现浙江队)的Rì本著名教练冈田武史Jiù曾向他透露过这个问题。

  足球从来不是他生活的全部,他似乎也从来没有退休。除了担任足协的顾问,他还担任着“日本顶级联赛联盟”组织的主席Zhí务,这个机构是13个职业联赛的联Méng,包括足Qiú、橄榄球、棒球、篮Qiú、冰球Děng等。当然,GuòQù几年,Tā最令人熟知的,还是担任东Jīng奥运会的奥运村村长Zhí务,并差点成为东京YùZǔ委De主席。

  条件Zhì定后,愿意参加De球队就多了起来。但是Gè地田径赛场的拥Yǒu者Jī本都是当Dì政府,要拿到田径场的使用权,就必须得到行政部门的支持。Chuān渊三郎只能和各地Zhèng府逐Yī交涉,希Wàng他们能够Zhī持球队使用这些ChǎngDì。他去的第一个Chéng市是Hèng滨。

  “不曾Xiǎng来了疫情,取消了寒暄,这让我大失所望,我本来Huán想让大家Kàn看我说FǎYù的情形呢。”他说。

  川渊三郎非常重视村长的职务,他知道村长最重要的Gōng作Zhī一,就Shì在开村仪式上与各国和地区选手寒暄交流,他不想通过翻译和来Zì全世界的运动员交谈,于是让人把可能说的话的英语法语Lù音,回去全部背诵下来,希望在Kāi村仪Shì上发挥一下。

  川渊三郎认为,中国足球要Xiǎng取得突破,Huán得从“娃娃”抓起。首先,中国的家长要改Biàn思路,让孩子们喜欢踢球;Qí次,Zhōng国足球的管理者应该组Jiàn全国性的各个年龄段的比赛,从Xiǎo发现足球人才。